当前位置:『 创业学院 』->文章正文

一批社区餐饮正在“闷声发财”:有人20平日入上万、有人逆势开店数百家

2022年01月13日  文章来源:职业餐饮网
内容摘要:文|职业餐饮网程三月后疫情时代,餐饮的下一个机会点在哪儿?商场餐饮红利殆尽,而一批扎根社区的餐饮品牌正在逆势增长、闷声发财!有人靠20平档口日入数万,疫情期间开出100+家直营店;有人近两年销售额...

文 | 职业餐饮网 程三月

后疫情时代,餐饮的下一个机会点在哪儿?

商场餐饮红利殆尽,而一批扎根社区的餐饮品牌正在逆势增长、闷声发财!

有人靠20平档口日入数万,疫情期间开出100+家直营店;有人近两年销售额、开店速度都保持30%增长,是快餐业的隐形冠军……它们大多数深耕社区数十年,被百姓亲切称为“家门口的食堂”。

在城市化进程趋于结束、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大背景下,品牌化、连锁化的社区餐饮品牌正在迎来自己的黄金窗口期。


进入高速拓店期,

一批社区餐饮品牌正在逆势增长!

早在疫情最严重,全国餐饮都被按下暂停键时,卖米粉、牛肉面等人们生活“必需品”的餐馆,在居民楼下、社区转角等各个角落有序地慢慢苏醒,最先透露出复苏的信号。

在疫情常态化的近几年,能给人们提供高便利性,以及保持高粘性的社区渠道展示出来更强的生存能力,一批社区餐饮品牌也迎来了爆发增长。

例如,在北京就有一些优秀的社区餐饮品牌正在逆势而起:

扎根北京40年的清真餐饮连锁品牌紫光园,用“档口+”模式,20平日营业额最高达6万;2020年疫情期间在京城新开100多家直营店;如今还进一步破局,探索私域运营,首次直播日销售额高达480万元,成社区正餐的“模范”;

另一个品牌——创立了23年的南城香,则是社区快餐的“样本”,用“盖饭+羊肉串+馄饨”的多元组合,开出130家直营店。疫情间也迅猛发展,2019到2021年,新开店铺60家,紧挨着麦肯的店铺10余家,近两年无论是销售额、开店速度都保持30%增长!

不仅是北京,在全国各地,一批批扎根社区的餐饮品牌势头正猛,比如,已经开出1400+家店的袁记云饺,进入了高速拓店期,自2020年4月以来,每月新开店保持在25家以上。

还有上海的吉祥馄饨、山东的超意兴、福建的淳百味、湖北的常青麦香园等,这些深耕社区十几年,甚至数十年的餐饮品牌,都走上了标准化、连锁化、品牌化的快速发展道路。

慢慢的,原有社区周边的非品牌店正在逐渐被品牌连锁替代,社区化的餐饮连锁正式崛起。

不少巨头也看上了社区渠道的红利,纷纷布局,不久速冻饺子巨头思念开“现切现包现卖”饺子店、喜家德也开了新副牌“吉真”饺子馆,试图掘金社区餐饮。


社区化餐饮连锁正式崛起,

迎来“黄金窗口期”,成下一个新蓝海!

曾经商场是巨大的流量池,引得无数餐企扎堆涌入,以海底捞、西贝为代表的一批品牌吃到了红利,一跃成全国性头部品牌。

而疫情突袭,人流聚集的高密度渠道都受到严重影响,商场首当其冲,客流骤降、亏损关门,商场餐饮红利褪尽,步入增长瓶颈。

餐企都在寻找新的增量,而社区涌现出一批深藏已久的黑马品牌,让人看到了社区的“钱”景辽阔。

未来,拥有巨大想象空间的社区,或许将成为餐饮新的蓝海、餐饮品牌的下一个必争之地。

1、城市化“拐点”即将到来,社区餐饮迎来红利期

疫情其实只是社区餐饮崛起的加速器。

它爆发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拐点”即将到来,社区商业趋于成熟。

曾经社区餐饮并不吃香,大多数都是夫妻店,很多想做品牌的餐企都铆足了劲往商场钻,因为很多社区并不成熟,入住率不高,客流量也不足。

而目前,中国正处于加速城镇化的历史机遇下,从1980到2020年,中国城市化率从19.39%提升到63.89%,其中,上海、北京、天津三大直辖市位居前三,都超过了80%。

社科院报告预计,中国将在“十四五”期间出现城镇化由高速推进向逐步放缓的“拐点”,2035年后进入相对稳定发展阶段,中国城镇化率峰值大概率出现在75%至80%。

社区商业潜力更是巨大,据赢商网统计,2020年全国城镇住宅物业面积将达300亿㎡,国内社区服务市场规模将达13.5万亿元,这意味着中国社区服务消费将迈入万亿级市场。到2030年,预计将形成2万个以上新社区。

未来10年,我国社区商业消费将逐渐占到社会消费零售总额的1/3,这意味着,作为配套的社区餐饮业将迎来黄金窗口期!

2、比商场餐饮更具“主动性”,更适合深耕成就品牌

社区餐饮还拥有一个商场餐饮不具备的优势,那就是主动性。

除去在营业时间上比较灵活外,更重要的是社区适合深耕练内功,坚持长期主义,更能成就百年品牌。

因为,商场餐饮是商场生态中的一环,只能作为补位,是很被动的。

一方面,商场为了流量,会选品牌势能强的、有流量的,才会给个好位置,品牌才能勉强拥有话语权;

另一方面,商场为了自己的利益,迎合市场做在业态调整的时候,可能会主动清退一些餐饮品牌。

而社区餐饮品牌是相对独立的,主要是和房东博弈,但只要付得起钱,就可以租很多年。

这样的话,餐饮品牌就适合深耕练内功,有足够多的时间去沉淀顾客,培育品牌。你看,紫光园、南城香、超意兴等,基本都是做了几十年的品牌。

3、占领“黄金三公里”,在后疫情时代“赢回”消费者

生意的本质就是要培养消费习惯,那店就得开到离消费者更近的地方。

占据着“黄金三公里”的社区餐饮有着天然的点位优势,离得越近,就会有多种消费需求的可能性,机会越大。

特别是在后疫情时代来临,社区餐饮的便捷性、高效率和即买即得的服务,让人们对于社区餐饮的依赖性和信任感都在逐步增强。

而且,在合众合创始人姚哲看来,社区商业还处于优化阶段,期待品质连锁的抱团进入,还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社区无论是租金成本还是管理成本实际是可以控制的,只要品牌够亲民,能够长期经营的顾客都可以考虑,毕竟品质供给少,加上双减政策和社区老龄化趋势,大家未来还是就近消费综合业态。

20%的一线商圈做品牌做认知做创新,80%的门店下沉多渠道,会是一个相对好的开店结构。连锁到了100家店以上就要考虑分渠道管理,无论是综合投入、产品结构数量以及定价,都要重构,才能在精细运营的未来抓到机会,生存与发展间建立有效积累。”

4、传统社区餐饮正在变革,“三栖”模式带来新增量

社区餐饮也正在“自发”进行一场变革,从传统的“家常菜”快餐变成了复合新模式。

你会发现,那些“闷声发财”的社区餐饮品牌几乎都在走“零售+堂食+外卖”为一体的“三栖模式”

袁记云饺开20平的路边“全透明”档口店,现包现卖生饺子、生云吞,既做外带生意,同时还可以做堂食与外卖,店店排队;

紫光园则在店里辟出10平档口,主要卖油炸糕、包子、馒头、手撕鸡、酱牛肉等卤味小吃和主食,仅早餐就卖出2万元,“全时段+全业态”模式成社区餐饮学习标杆;

吉祥馄饨也出了蛋黄烧麦这一颇受欢迎的零售爆品;

在后疫情时代,多场景、多渠道销售模式让社区餐饮实现全时段营业,也让它们寻找到了新的增长渠道,拥有更强抗风险能力。

这种可堂食、可外卖、可零售的复合模式或许也将成为未来社区餐饮的主流模式。

职业餐饮网小结: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将进入“拐点”,社区商业也趋于成熟稳定,社区餐饮将成为下一个蓝海市场。

其中默默耕耘了数十年的连锁社区餐企在进行一场变革,探索出外卖+堂食+零售的“三栖”新模式,攫取更多的增量蛋糕,也迎来了属于它们的“黄金时代”!

它们的摸索,为更多的餐饮品牌提供了模板,未来,或许还有更多具备高复购率和高标准化的品类都会进一步下沉到社区。

转载该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不同意转载或涉及版权、内容等问题请及时与本站联系,以便可以立即删除;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仅作参考。
猜你喜欢

金牌教程推荐

联系
我们

手机
访问

手机扫描二维码

收藏
网站

顶部